北京社工的困境与坚持,社工难以“自助”

 时间:2019-04-15 15:49来源:网络整理

        清晨通勤路上,徐红艳开始与社区居委会沟通当天下午的活动——她要和同事一起为某社区80岁以上老人举办一场集体生日会。但上午还要先走访社区里几户空巢独居老人。下午活动结束后,她回到办公室,与团队回顾、反思当天的活动情况。匆忙吃完晚饭,她开始写下午活动的书面总结,以准备几个月后项目结项报告。


       这是北京市海淀区扬帆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社工徐红艳平常的一天。


       社会工作者,简称“社工”,许多人可能会把他们混淆于利用闲暇献爱心的“志愿者”。实际上,社工是在社会福利、残障康复、医疗卫生、青少年服务等社会服务机构中,从事非盈利、专门性社会服务工作的专业人员,在中国内地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。他们帮助服刑犯人安置子女,为家暴受害者提供临时庇护,协助失业、贫困者申请补助,为早早放学的儿童开设“四点半课堂”……社工将社会关怀延续到政府公共服务尚未顾及周全的角落。


       根据民政部2018年发布的统计数据,中国内地社工专业人才达102万,但还不到总人口0.8‰,较发达国家和地区2‰左右的比例仍有差距。


       “我以前也是留守儿童,在亲戚、邻居的照顾下长大。那种和睦的环境,是我期待中社会的样子。”徐红艳这样解释她做社工的初衷。自2015年硕士毕业,她已在社工一线干了近四年。

北京社工的困境与坚持,社工难以“自助”


 

       徐红艳为社区老人组织活动时,曾遇到一对退休前颇有建树的老夫妇。因和子女不睦,两人终日郁郁不乐,老爷子甚至有轻微抑郁症。一个多月后,在最后一次活动中,徐红艳组织老人们表演才艺。“那么一个小活动,没想到老爷子看着表演,突然哭了。”徐红艳记得老人说,他在维也纳看演奏的时候,都没有那么开心。“是身边的人带来的温暖让他那么感动。”徐红艳回忆:“老夫妇把自己封闭在失望的家庭环境里,我们带他们走到社区,看到别的老人如何积极生活,也受到别的老人劝慰、鼓励。老婆婆告诉我,好久没见老伴儿那么开心,她要在社工走后把活动继续做下去。”


       徐红艳还曾服务过一位独居老太太。老太太六十多岁,一直未婚,多病。亲人只剩两个姐妹,却住得远。“平时没人陪她说话,来自家庭的支持几乎没有。”徐红艳说,居委会志愿者想帮老太太,但她总是故意不开门、不接电话,居委会就委托社工去做干预。“一般人容易觉得她矫情,其实从心理学角度,老太太只是想博得更多关注。”通过多次聊天,徐红艳渐渐了解,老太太是个极要强的人,不能接受自己衰老、体弱、需要帮助,感觉自己没有价值,所以屡次打电话说“死了算了”。只要接到这种危险讯号,徐红艳就即刻赶去安抚老人。


       经过近一年的陪伴和引导,老太太渐渐化解对衰老的不理性认知,改变了生活状态。


       “家庭没能带给他们的温暖,社工的服务带来了。”徐红艳说。“一点点用心,也许会改变一个老人晚年的幸福程度。”


       但是,助人的社工,有时却在“自助”上颇为窘迫。

北京社工的困境与坚持,社工难以“自助”



       根据上海青翼社会工作人才服务中心发布的2017年全国社工工资调研报告,全国80.67%的社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,但七成社工月收入不到4000元人民币。2017年北京市社工月平均工资为7256元,但同年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为8467元。


       然而,工资低并非世界社工普遍情况。例如,根据香港2014年《非政府社福机构薪酬及福利机制研究报告》,香港本科及以上的社工薪资中位数达16825港币,高于香港雇员月工资中位数14800港币。


中华慈善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中华慈善新闻网”的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华慈善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华慈善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华慈善新闻网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

4、联系方式:中华慈善新闻网  电子邮件:admin@chinacharity.cn